教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教师

西藏藏医学院着手成批培养藏医星算师

教师
来源: 作者: 2018-11-24 16:37:42

西藏藏医学院着手成批培养藏医星算师

新华拉萨3月26日电(黄深钢 姜帆 蔡玉高)“今年水星的转速是多少?它在黄道十二宫的位置分别将对本地气候带来什么影响?”

在西藏藏医学院天文星算专科班,21岁的小次央和另外39个年轻藏族学生正在刻苦地修习,力争成为一名合格的星算师。

源自中国内地的“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”五行学说,糅合印度的“时轮金刚”天文学,再加上西藏本地发展起来的、难以用别种语言翻译的理论,构成了藏医学的重要分支--天文星算学。

在藏医学体系中,合格的医生必须粗通天文星算,而一个藏医专家,则肯定是一个星算大师。反之亦然。历史上第一个著书《蓝琉璃》详解藏医经典《四部医典》的医学大师第悉·桑结加措就同是天文星算经典《白琉璃》的作者。

藏医学院天文星算教研室负责人普琼说,藏医与星算师略有不同的是,前者偏重临床诊疗,后者则致力于“预防医学”,探究“天人合一”的神秘契合点。不过,藏医已实现了学院化成批培养,而天文星算学的教育方式还滞留于古老的师承制,这对文化传承相当不利。

西藏藏医学院是目前中国唯一的藏医药现代高等院校,天文星算课程曾只是藏医本科生大四才能学习的功课。但在2005年,学院决定独立设置的天文星算专科,使之成为中国官方正式承认的唯一一个藏医天文星算专业。

天文星算专科班班主任罗布顿珠自豪地说,利用西藏天文星算学预测出的日食、月食等天象,和现实的误差往往在几分钟以内。而完成这一切,无需高精度天文望远镜和电脑,一只简陋的木板沙盘和一小段细铁丝就够了。

他翻开学院编写的藏历预测说:“2006年9月8日北京时间2时05分将开始月食,直到3时37分结束。”

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的王思潮研究员看到这个预测后证实:“他们计算月食开始的时间与我们的演算完全吻合,结束的时间也仅仅相差1分钟。”

在藏族群众居住的广袤乡村、牧区和城镇,一名星算师的地位非常突出:人们的婚丧嫁娶、放牧种植、大病小灾主要靠他们提供咨询。

“但要成为一名星算师太难了!我们几乎要把一整本书的内容都背下来。”来自日喀则的藏医天文星算专业学生多吉次仁说。

普琼坦言,学院式教育很难保证所有人都会成为真正的星算师,“40个学生也许有10个在毕业后会勉强合格,其余的就要靠他们自己继续钻研”。

藏医学院院长尼玛次仁坚持认为,即使学业再艰深,这门和藏族人民生产生活十分密切的学科也要开办下去。他说:“有太多的藏族老专家告诉我,藏医星算学不能后继无人。这批学生目前的首要任务就是抓紧抢救、继承前人的成果,而学院也将创造条件,使其能进一步学习研究。”

相关推荐